我不喜欢转载,请不要转载。谢谢你。
杂食不逆(。
不是太太,随便看看。

【叶喻】记一次一见钟情

飞往广州的飞机开始登机了,叶修从吸烟室溜溜哒哒地走了出来,排进了头等舱的登机队伍。
他的前面站着一个跟他一般高的男人,黑色短发被妥帖地修剪过,露出干净的后颈和白色衬衣领,再往下是灰色的马甲。衬衣质地偏硬,被整齐地扎进哑光的黑色皮带和柔软的灰色西裤里。马甲勾勒出男人的腰身精瘦,臀部浑圆,双腿修长。叶修似笑非笑地多看了两眼这位胳膊上搭着西装外套、十分配得上头等舱的先生;他然后收回目光,规矩地看着自己的手机,打开音乐听起来。
队伍缓慢地朝前移动,叶修戴着耳机查看手机邮件。有一位阿姨咋咋唬唬地快步跑了过去,没收住脚步撞了一下叶修。叶修也往前凑了一下,好歹稳住了身形没有碰到前面那位先生。
那位阿姨不好意思地道了歉,叶修戴着耳机也没听清,不在意地摆了摆手。
他想站直,没想到耳机被扯了下去。叶修愣怔了一秒,发现刚才那么一趔趄,耳机线竟然勾在了前面那位先生后腰上的马甲扣上。
金属环扣精致而锋利,也不知怎的把耳机线缠得死死的。叶修低头尝试着解开,不意外地牵动了那件合身的马甲。
前面的先生回过头来,疑惑地看着身后正埋着头专注地扯着自己马甲扣的男人。这人的前额被碎发遮去了大半,眉眼简洁利落,鼻梁挺直嘴唇丰厚。
叶修抬起眼看向这位西装先生的四分之三侧脸,发现对方的五官好似背影,恰到好处,表情疑惑,带了一点笑,又温和又风情。
叶修收回手,投降似的举起,“耳机线缠上了。”
西装先生别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后腰,顺着白色的耳机线看向叶修握在手里的手机。
“你先拔出来吧。”
“?”叶修愣了一下,“哦哦哦。”抿着嘴忍笑,然后把耳机从插孔拔了出来。
他又低头看向西装先生的后腰,伸出手去尝试把凌乱的耳机线理清。他的手指白净修长,骨节分明而有力,经络分布在手背,再往上是突出的腕骨。
叶修抬起眼,发现西装先生正扭着头看着自己的手。
叶修的动作顿了顿,西装先生也抬起眼,对上他的视线。
叶修终于忍不住笑起来,清了清嗓子,“我叫叶修。”
对方也笑起来,“我叫喻文州。”
“你是广州人?”
“我的口音有那么明显吗?”
叶修终于把耳机线取了下来,大大方方地任由喻文州注视着,把白线缠绕在自己的指间,轻轻合拢手掌。
“完全没口音,不像我,一听就北京人啊。”
喻文州笑得弯起眼睛,不再接话,转过身去。他们前面已经空了一大截,喻文州往前走了两步,叶修跟在对方身后。
进了登机口,喻文州拖着行李箱慢吞吞地走在前面,叶修从工作人员手上接过机票,快步追了上去,跟喻文州并肩走着。
“坐哪儿呢?”
喻文州看了看机票,回答:“2A。”
“哎哟,巧了。”
“你在我旁边?”
叶修笑,“你想要我在你旁边吗?”
喻文州也笑,“实话讲,有一点想的。”
叶修一本正经地说:“那你许个愿吧。”
喻文州笑着摇摇头,他们已经走进了飞机,喻文州把行李放在行李架上,在自己的座位坐下来。叶修也放好行李,一屁股坐在喻文州旁边。
“恭喜你啊,你的愿望实现了。”

end

 
评论(11)
热度(241)
© 水溶100浓硫酸 | Powered by LOFTER